主晨星耶穌在聖靈感動說,你看過了本網站後,都是有福的,因為天國就近了。請跟我作以下的祈禱:「我們是按上帝的形象被造的,我們的靈也是從上帝而來 ,所以我愛上帝天父,我屬上帝天父以至歸於上帝,在天父與主耶穌基督的恩典下,成為了神的兒女。我相信上帝的兒子曾到了世上,為救贖了我,赦免了我的 罪,被釘在十字架上,除去了我的罪惡,今天我要悔改歸向你,成為天父的兒女。感謝天父,感謝我主,晨星耶穌基督成為我在天國的家,永生基督成為我在地 上的家。哈利路亞!阿門!」我們每星期至少更新文章一次
請注意: 所有成為我們會員的,我們會用你們所登記的電郵地址,每次有新文章都會寄出去給你們。但是,如果你們不願意接收我們發出的電郵,請不要參加註冊登記成為我們的會員。



在線人數

    現在有 56 訪客 在線上

Donation Campaigns

Donation 捐款



Designed by:
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

死海古卷兩個彌賽亞 列印 E-mail
作者是 神的靈在光星啟示   
週三, 26 九月 2012 15:27

死海古卷兩個彌賽亞

1947年春天,傑裏科(Jericho)附近山洞的隱藏古卷,即最古老的猶太文獻手稿,今天被稱作《死海古卷〉(The Dead Sea Scrolls)的偶然發現,導致了本世紀最驚人的發現之一。1948—1956年間,

古代猶太教,正如《聖經·新約》,信仰有關基督的光榮回歸。彌賽亞到來前是一段苦難和戰爭的歲月,魔鬼撒旦千方百計把上帝的選擇引入歧途。宗團繼承了這些共同的猶太教教義,並建構了新穎和複雜的彌賽亞觀念。按照《文獻》,宗團希望彌賽亞時代在正義的導師去世後40年開始。

但這個數字並非真實的存在,它無疑僅僅意味著以色列進入定約之地前,在野地漫行的40年。在《戰爭手則,1》中,宗團成員相信在那個新時代的節日上,宗團會有一個大規模的改變,但在那刻以後,沒有人可以再加入宗團這個猶大的家

《文獻,4》當中說,所有的選民會成為光明之王命令下的教徒,而其餘有罪的人類,包括猶太人和異族人,只會在黑暗天使的命令下,永遠成為黑暗之子的成員。在下一個40年中,一場充滿流血和災難的戰爭會在他們之間發生,最後,邪惡會從地球表面消失,而在上帝強大之手的幫助下,善和真會永遠勝利。世界煥然一新,選民繼承亞當的光榮生活中每項祝福和永遠的快樂永無止境,光榮和尊崇在永遠的光明中(《會規,4》)。

www.jesuscome.us -

彌賽亞的期望

所有這些都是清晰和易懂的。但在古卷中,他們本身還被說成是不同的彌賽亞角色。《會規》中說到,希望他們在數目上有3人:先知、光明之子與黑暗之子大戰亞倫的彌賽亞 和以色列的彌賽亞先知在庫蘭的其他著作中沒有被提及(除了在《彌賽亞文選》中委婉地提及),但《會規》中講到的兩個彌賽亞,一個是祭司,一個是王在許多《死海古卷》的文本中出現。

《彌賽亞守則》就介紹了祭司和以色列的彌賽亞。《祝福書》寫到了導師祝福的兩個個體,一個是會眾的王,被描寫為最終的統治者;由於手稿中的空白,另一個個體的對應者不能肯定,他似乎是彌賽亞王的祭司同伴。彌賽亞王是大衛的分支,在末日出現,而他的到來與律法解釋者的出現一致。

但在《文獻》中,這個論題產生了混淆。在一些章節中,它暗示只有一個彌賽亞,即亞倫和以色列的彌賽亞,這種暗示似乎也不是偶然的,因為在庫蘭廢墟第4洞中發現的未出版殘片中都有提及。同樣,《文獻》也提到了律法的解釋者、王權,即會眾的王。但儘管這種術語上的差別,《文獻》本身表示了宗團總體上的彌賽亞信仰,最後上帝會選擇祭司和凡俗人員掌握領導權,彌賽亞王將會是會眾的王,這個亞倫和以色列的彌賽亞,同時也是律法的統治者,他將在末日教授正義。(《文獻》,6

《會規》提到的兩個彌賽亞的職責是各自獨立的。大衛王將領導人民走向勝利,對抗外族,帶到上帝的天國;在教義上,他遵從祭司。《以賽亞書》的第一個注釋指出:他們教導他,所以他能判決。在進餐儀式上,他也跟隨在祭司後面。但是,亞倫的彌賽亞卻代表王國的大祭司,在反擊終極敵人時,他行使宗教職能,作為律法的解釋者,他同時揭示經卷的重要性。對於神秘先知的定義卻不容易,他不僅只在古卷中被命名過一次,其職責也未被給定。

在《會規》(4)中,他被暗示為“geber”,和那些期望的先知一致,在時代的結束,去指導天國之子走上最完美的道路。在此,他又似乎和正義的導師是同一人。我們很難說先知、geber和正義的導師是同一人。假如這樣,我們可以認為,在一段歷史時間後,geber、期望的先知這些詞在宗團的著作中消失,是因為宗團相信,他們的職能都已經在正義的導師的身上體現了出來。但無論宗團設想有幾個彌賽亞的角色,他們始終相信彌亞就要登基即位,也渴望那位將要來的先知。

《死海古卷》的發現到今天,正好是50年。這些年來,學者們就古卷與《新約聖經》、與《舊約聖經》的關係,庫蘭宗團與基督教早期教會、與艾塞尼教派的關係,庫蘭與猶太、羅馬歷史等進行了廣泛的研 究。在中國,王神蔭主教把《死海古卷》的英譯本翻成中文,並進行了概略的介紹,但庫蘭學本身無論在歐美、還是在中國,都將方興未艾。特別隨著以色列文物管理部門對古卷殘片的公開,一定會迎來一個新的研究高潮。

撒迦利亞 4

 

11

我又問天使說、這燈臺左右的兩棵橄欖樹、是甚麼意思。

12

我二次問他說、這兩根橄欖枝、在兩個流出金色油的金嘴旁邊、是甚麼意思。

13

他對我說、你不知道這是甚麼意思麼.我說、主阿、我不知道。

14

他說、這是兩個受膏者站、在普天下主的旁邊。

 


下一篇 >基督受膏者

 

上一篇 <火星男孩的預言解釋 132

最近更新在 週日, 16 八月 2020 22:02